形象說明



<Sense思法人【紀綱.PTT事件說明會】>

我們是思法人

思法人因為紀綱老師而聚集
思法人的老師絕對是A+++級

想成為思法人
我們必然歡迎

思法人不剝削學生
思法人忠於自己
不引戰也不懼戰

我們是思法人 

PTT事件說明會

 



<思法人觀察手記 Ch1 迫在眉睫的應仁之亂>

          我認為傳統國考補習班的經營和行銷極其矛盾。
  
  客群明明是一群窮人——精確來說,是吃不飽也餓不死的一群人:打工族、在職人士、剛畢業的學生、二度就業的中年人士……。很難期待他們能和以升學為目標、父母願意無限砸錢栽培的國高中生具備同等財力,但國考的補習費,卻是最貴的。
  
  簡言之,大部分國考補習班的經營方式就是在弱勢者身上剝削,讓沒錢的人變得更沒錢。
  
  我總想著:『為什麼我們要受到這樣的對待?』
  
  第一年,我帶著在校成績證明享有優惠方案,學費直接折半,依然很貴。提款去報名的時候,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現金,握在手上沈甸甸的,忽然感到一種滑稽的慘痛。我還有薪水和獎學金可以籌措足夠的學費,比我更有可能考上的人必定存在,這些人卻未必拿得出這麼多錢。
  
  『即便是依靠自己的力量,這世界,階級的垂直流動竟是如此困難。』
  
  入班幾個月之後,我聽到補習班開設所謂的「寫作班」,課程內容是協助考生練筆和解題目,當時我認為自己需要這樣的課程,於是又花錢加選了。這次花的錢又是當初繳費的三分之一。
  
  但是,接近考前三個月左右,補習班再度開設「特訓班」。同樣的考科、同樣的老師,課程內容主打「加強訓練、老師貼身服務」。那時我搞錯重點地想:「是有多貼身?」看起來吸引人的宣傳,實質內容和正規課及寫作班又有什麼不同?我卻沒有辦法再報名,因為實在沒錢了。
  
  為什麼補習班要一直推出包裝不同、課程內容卻未必不同的短期課?當時還身在其中的我竟沒有察覺。在補習班考生群集的氛圍裡,壓力、疲憊以及對幸福生活的妄想,通通移情到同儕和老師身上,誤以為繳錢就等於買到了未來。
  
  想通之後,忽然有種無以名狀的激動,那股激動在胸口狂噪,很快又癱軟下去。
  
  ——因為我什麼都不是、什麼都沒有。我能做的只有選擇繳錢或是不繳錢,卻無法確定自己到底能不能考上。
  
  離家在外的最後一年結束,我離開了原本的補習班,意外接觸了現在的團隊。當我忍不住提筆寫下這段記錄,已經過了好一段時間。
  
  一向懶散的我,究竟在短短幾個月內經歷了什麼、看到了什麼,居然激起我再度提筆寫下觀察手記的興趣?我敲打著鍵盤,不時望向車窗外的夜景,就像承載著夢想的銀河鐵道。
  
  不過,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——為了描寫得精確,請允許我將詳情擺在後篇,讓今天寫下的第一章完成登場的結尾。
  
  既是結束,也是開始。
  
  「思法人」的成立,將攻破擁有巨大資本額補習班近乎斂財的經營傳統。
  
  加入時間極短、並非隸屬於公司的我,在團隊裡的定位模糊而曖昧。
  
  每次會議結束,我提筆在行事曆記錄工作內容時,也留下各種心得,靠著書寫奪回了思緒的主導權。
  
  我利用職務之便,截至今日,一直待在最近處持續觀察。身為旁觀者、記錄者,這是我最快樂、最無法根治的宿疾。
  
  『我看著一群人走出安逸,選擇了革命。』


<思法人觀察手記 Ch2 某一天的織田信長>

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在補習班徘徊的那一年裡,不知是幸還是不幸,我觀察到的一切,遠比我學到的東西更加意義重大。我至今無法忘記。

  補習班課程的輸出方式,大致可分為面授、函授、視訊、雲端。

  我接觸過的是「面授」和「視訊」。面授,是到實體教室聽課,會看到老師和一起上課的同學;視訊,也必須到實體教室聽課,但是讓學生一人一台電腦觀看教學影片,無法見到老師本人和其他同學。

  乍聽之下,截然不同的兩種學習方式,卻意外擁有相同的問題。

  老師們到最後幾堂,毫無例外的,全部都在趕課。

  導致在最後,不是爆炸般的資訊量瘋狂灌入,就是課堂延長到天荒地老的長度,又或者是額外多加了好幾堂課。

  而課程內容當然沒有因為這些措施而變得完整,老師們在最後幾堂課裡,大多只能粗率帶過。速度也非常快,考點和考點緊密到幾乎窒息的程度。

  有時候,上完了一輪課,我發現某段章節佔據了大部分的時間,而其他章節全部擠在了後半段的堂數,雖然不到輕重失衡,卻也有點頭重腳輕。

  很難確定老師們粗率帶過、或是花比較少時間講解的部分就不會考出來,身為考生,遇到的突襲自然不會少。我完全相信老師們的專業,卻一直不懂為何上課堂數會固定得如此僵硬。

  為什麼呢?

  「因為規劃課程的不是老師,而是補習班。」

  這是在某次,我按捺不住問了老師,加課和一般課表裡的課有什麼不同時,所得到的結論。

  想通了為何不讓老師自己規劃課程內容及堂數,而是由補習班來做,忽然所有疑問都迎刃而解。

  「對於老師,補習班要節省的是師資成本;而學生到底能不能在這樣的堂數裡完整吸收,對於補習班而言,似乎是次要的考慮因素。」

  完美又殘忍的雙殺。無話可說。

  知道這件事之後,我第一次發現,原來補習班並非完全站在學生這邊。至少,和他們大張旗幟宣稱的,並不完全相同。

  而這一點,思法人做到了。

  課程內容及堂數,完全由授課老師自己規劃。簡言之,教學上是由內行引導外行,精準地打造了最適合學生的課程。

  我在每一次的會議裡持續丈量著、記錄著,這個團隊逐漸蓬勃成長的模樣。

  第一章已經說過,觀察他人是我的壞習慣。如同我在此時此刻,把這雙眼睛對準了思法人一樣。

  前一陣子的ptt事件,當鄉民的言論延燒到臉書後,我照舊挺直著腰桿,沉默地在原處等待,彷彿可以看見公司四周,團隊裡的成員四處奔走的身影。

  「我眼裡看到的,是一群固執、可靠、善良的人們。」

  思法人在2月28日發布了ptt事件說明會的影片,我目不轉睛地守在電腦前直到播放結束。影片的最後一句話,瞬間點亮了我的視線。

  忽然眼眶像是被潑油點火,開始熊熊燃燒。

  「雖無刎頸交,卻有忘機友。」

  ——雖然不到刎頸之交這種程度,但至少還有沒有心機的朋友。